分分彩玩法|分分彩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兩塊月餅


劉成玉

 

時代變了,八月十五的月餅也變得五花八門。但不管怎樣變,世界各地的炎黃子孫寄托在中秋節月餅中的情誼沒變,小小的月餅在這一刻承載著人們的親情、友情,傳承著民族的文化。

四十年了,每年中秋節,四十年前那兩塊小小的月餅都會喚起我的回憶。當時,我醫學院畢業被分配到南部山區一個公社衛生院,是婦產科唯一的醫生。那一年中秋節的下午,沒有病號的科室和醫務人員都早早回家過節去了。我們幾個單身的也早早回到宿舍,翻出各自的存貨,聚在一起自得其樂,犒賞自己。天剛擦黑,醫院里值班的小王跑來找我,后面跟著個農民小伙請我出診,說媳婦正在家生孩子,隊里有個接生員接不下來,也不敢搬動產婦,請大夫去看看怎么辦。我一聽,趕緊去收拾藥箱產包。小伙替我背著,我們急急忙忙往他家奔。

十幾里的山路不到一頓飯的工夫就趕到了。進門一看,一家人亂作一團,產婦筋疲力盡。接生員是經縣醫院培訓過的,業務水平還不錯,處理也還算得當。只是產婦破水時間太長,胎兒下降緩慢,胎心率已出現異常,不能再拖,也不能再搬動。于是,我穿上隔離衣,戴上手套,進行仔細檢查,結果發現胎位有問題。正常分娩應該是子宮口開全,胎膜破裂,羊水流出,胎兒頭的枕部隨著子宮收縮下降并旋轉成枕前位,即胎兒的枕部與產婦的恥骨聯合在一條直線上,才能順利分娩。這個胎兒頭枕部在右前方,因破水時間較長,產道干澀,胎兒頭部旋轉困難。遇到這種情況在醫院我們有很多方法解決,但此刻不行,沒器械必須“土法”上馬。

我讓家人拿香油來,他家沒有,要去鄰居家找。“算了,豆油也行”我大聲催促著。我把拿來的豆油倒在手套上,把手伸進產道當潤滑劑,同時摸清頭的位置下降程度,然后在接生員的協助下,慢慢握住胎兒的頭,艱難地一點一點向左旋轉,終于把胎兒的頭枕部轉到正常位置。“成功了!大膽用力一定能順利生出來!”我大聲鼓勵著產婦。產婦無論多痛苦多疲勞此時也很配合。

哇!生出來了……。但新生兒沒有哭聲,沒有呼吸,面部口唇青紫,必須立刻清理呼吸道,否則新生兒很危險。平時用的吸痰管太細怎么也吸不出東西。我想可能是產程太長,吸入的分泌物太粘稠,所以吸不出來。我扔下吸痰管,用力呼出胸中的氣體,對準胎兒口唇深深吸下去,一口帶著血腥味的粘稠的分泌物吸入我口中。我吐出分泌物,見新生兒還是沒有反應,我又鼓足勇氣深深吸下去,又是一口濃稠的分泌物被吸了出來。這時,新生兒手腳有了動作,但口唇面部青紫還沒消失。繼續用吸痰管清理咽喉鼻腔分泌物,清理干凈后新生兒終于哇的一聲哭出來了。這時,只聽外屋“咚”的一聲響,像有人倒地。原來是小伙的母親聽到新生兒的哭聲,驚喜過度一下坐到地上。這時我們才回過神來查看生的是男女,接生員大喊“男孩!”剛才還鴉雀無聲的外屋頓時歡聲笑語起來,看到母子平安,我也大大松了一口氣。

端水、洗手、倒茶、端飯,兩位老人一定要我吃下特意為我做的雞蛋掛面。面對盆一樣的大碗,再看看家徒四壁的屋子和兩位年邁的老人,我實在吃不下就堅辭不吃。兩位老人見我不吃也不喝,就把兒子叫過去,拿了一個小布包遞到我手里。老人說,今天是八月節,拿兩塊月餅回去吃吧,也沒什么好東西謝你。聽他們這么說,我也很隨意地接了布包,讓他兒子送我回去。

俗話說,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燈。今晚月亮透過飄浮的白云時隱時現地照在田間大地上。小伙子高興地一路上說個不停,說他們結婚三年了媳婦不懷孕,去縣城醫院看過,中藥、偏方吃了個遍,錢也花了無數,這才懷了孕,今天又生了兒子,爹媽高興壞了。我只顧聽他說話,腳下沒留神被絆了個趔趄,人沒摔著,手里的布包卻被甩了出去。小伙子把我扶起來,看我沒事,就急忙打開手電筒,在那螢火蟲一般的燈光下,他趴下身子在路邊地頭找啊找。我等得不耐煩了,說:別找了就算我吃了,你們的情誼我領了。他說,不行,得找!最后,終于找到了。他高興地把布包遞給我說:俺隊里供銷合作社昨天進了一箱月餅,一會兒就賣完了,俺爹去晚了沒買著急了,和人家營業員纏磨,說一定得給我兩塊,我每年八月節都給他爺爺奶奶上供用,今年不供我心里難過。營業員說:“我才留下四塊,俺家老人孩子多,這都分不過來。”我爹說:“你先給我兩塊上完供,我明天再給孩子們吃。”營業員只好給了我爹兩塊。剛才你救了俺“全家”的命,俺爹說月餅讓救命恩人吃了,天上的爺爺奶奶也會高興地合不上嘴。聽到這里,我感覺自己手里拿的不再是兩塊小小的月餅,而是一顆心。我立刻把布包抓緊生怕再丟掉。

幾天后,我帶著這兩塊月餅回到了濟南,并給爸媽講了這件事。媽說:“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心意,咱們一起吃掉。”但是,月餅硬的切不動掰不開,媽就放在鍋里蒸軟了,切成菊花狀。我們分而食之,它只不過是粗劣的紅糖花生餡兒的月餅,但吃它時的感覺以后再也沒有過。這件事每年仲秋吃月餅時我都會想起,但這幾年想起來時的感覺又和過去大不一樣,過去只是想起而已,這幾年想起卻總讓我心潮難平。兩塊小小的月餅代表的是那個時代和那個時代的醫患關系;純樸、厚重、互信。現在的醫患關系我理解不了,難道醫生在病人生死攸關的搶救時刻,非用物質的交換才能盡力施救嗎?!不,不會!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后永遠也不會!

 


作者簡介:

劉成玉,女,1946年生,筆名問玉,山東中醫藥大學婦產科退休教授,從事臨床醫療工作及學校教學40余年,參與編寫了《中西結合婦產科學》《中西醫結合護理學》等教科書。退休后重拾文學愛好,以文字傳遞正能量,是個人的心愿。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分分彩玩法 北京时时官网下载 pc28蛋蛋稳赢技巧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时时彩九码 大富豪棋牌 加拿大pc软件平台 欢乐生肖开奖平台 传奇娱乐app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时时挂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