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玩法|分分彩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盟員心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盟員心語


君子當溫潤如玉

 

楊學芹



 

父親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位謙謙君子。隨著歲月的流逝,晚年的父親更加謙和、慈愛、寬容,像一塊內斂含蓄、溫潤質樸的美玉,時刻滋養著我的心田。老人家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高貴、博愛、無私的品格,讓我無法企及,雖然父親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民。

少年歷盡磨難  勇挑家庭重擔

父親生于1930年代,因當時醫療條件的限制,前面的三個哥哥相繼夭折。奶奶唯恐父親也難以養大成人,便給父親起個乳名叫“四拴”,——意及拴住跑不掉。在我祖父一輩,我家雖不是鐘鼎之家,卻也良田數畝,家境優渥。我爺爺熟讀四書、雙手能寫梅花篆字。現在家里舊木箱里還存有爺爺留下來的被父親反復閱讀的線裝版《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等古籍文本,可惜已經殘缺不全。每每我捧起這些書,父親帶著花鏡,一字一句讀《三國》的情景就像發生在昨天,栩栩如生,父親從未離我遠去。據父親講,爺爺在寫字的時候,如果有人想趁其不備拿掉爺爺手中的毛筆,那是萬萬不能的。毛筆在爺爺手里就像生了根一樣,拔都拔不動。可見爺爺寫字的功力有多深!

當時我們一個大家族分為:東院、中院、西院三個部分,我們這支被稱為“中院”。中院里人口眾多,財源豐厚。我的祖爺爺有妻妾幾處,在金鄉縣城還置有別院。每到冬閑時節,祖爺爺便帶領一眾人等,到縣城里逛街聽戲,好不愜意。現在我二叔家的嫂子住的堂樓(雖然還只剩一層)還保留著清朝時期的樣子:青磚灰瓦,古樸端莊,和魁星公園周家堂樓相仿,也算是古建筑了吧。我殘存的童年記憶里,恍惚記得屋子里擺放有雕花鏤空的深紅色條幾,還有大大的香爐。每年除夕條幾上供奉著歷代列祖列宗神牌靈位,供桌上擺列著各種各樣的貢品。春節這天一大早,家族中年級最長的長輩領著小輩們在香煙繚繞中逐一給先輩們磕頭上香,拜年問好。那時的姑奶奶輩分的女人都裹著小腳,穿金戴銀,走起路來環佩叮當,婀娜多姿。爺爺因為古文深厚,是十里八鄉有名的掌柜先生。可是到了父親小時候,家道中落。爺爺常年生病,肩不能挑擔,手不能提籃。為了給爺爺看病,家里的田地都“典當”給了別人,可是最后也沒有保住爺爺的命,四十多歲就故去了。十九歲的父親從此挑起了生活的重擔。父親幼時也上過一段時間的私塾,每次先生考試,父親的成績總是數一數二。他和我的六叔(曾擔任過河南省新鄉市的組織部部長,現已去世)成績比肩,不差上下。家庭變故,父親被迫輟學。父親每每談及這些往事,語氣“不急不緩”,表情淡淡的,看不出這些過往給他留下的傷痕。但據我揣測,他老人家心里也有許多說不出的酸甜苦辣吧。為了一家老小生計,父親曾到東北工廠去討生活。后來因爺爺病危,不得不急急返鄉,但最終也未能與爺爺見上最后一面。歸家后的父親長跪在爺爺墳前,叩頭不止。那場面現在想起也是撕心裂肺……

中年樂善好施  和諧鄰里

歲月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流失。中年的父親在集體合作社時期,因敢于擔當,任勞任怨,被選為生產隊長。父親早出晚歸,披星戴月,帶領全隊開展大生產。好處留給別人,困難留給自己,什么事情都情愿吃虧。父親最常用的口頭禪:“吃虧是福”。集體經濟時代鄉風淳樸“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盡管大家吃不飽,可是放在地里的麥種,卻沒有一人去拿。有次父親值夜班,碰到偷紅薯的,對方嚇得想跪下叩頭。父親只是告訴他以后不要再偷了,如果被別人抓到,可是要批斗、游街,更有甚者一輩子娶不上媳婦。父親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如果不是餓到撐不住,誰也不會干這事”。當時農閑時生產隊放電影、唱大戲,電影放映員和唱戲演員的吃飯、住宿都是我家負責。那時大家剛吃上白面饃饃,誰家都不愿多幾張口,來分吃自己家的伙食。父親總是讓母親好好照顧,把飯菜做可口,把開水提前準備好。讓演員們吃好喝好。為此母親還埋怨過父親幾次。父親樂呵呵的說:“誰還沒有用到別人的時候”。我在師范讀書期間,父親還專門安排我到兗州甜水井村去看看他的一位相交多年的好友——李守臣伯伯。李伯伯熱情的接待了我,做了一大桌子菜。茶余飯后,伯伯對父親的善良、誠實、樂善好施大加贊揚。說父親是一位難得的好人。

父親在教育子女方面從來都是言傳身教。他總是講“做人要善良、謙讓,讓一讓又掉不了幾斤肉”。我只有一個姑姑,爺爺奶奶過世的早,父親和姐姐相依為命。姑父在三十多歲就犧牲了,從此,姑姑帶著兩個表哥就長期住在娘家。父親對兩個表哥總是看的比我們姊妹幾個都重,呵護有加,唯恐他們受委屈。大表哥小時候去上學,父親總是陪著他趟水過河送去學校。后來大表哥在部隊上當上了營長,最后從濟南鐵路局電務工程段黨委書記(副縣級職務)退休;二表哥做到高級工程師也已退休。兩個哥哥事業有成,父親也算松了一口氣,心里覺得對得起早逝的姑父。后來姑姑年歲大了,每年總要回我家住上一段時間。我還記得那時已經年邁的父親,每天早早的起床,給姑姑挑上滿滿一缸的清水,讓愛干凈的姑姑吃用洗漱。姑姑脾氣不好,有時心情不順,總要對著父親發一通脾氣,有時還言語過激,涕淚相加。父親總是默默的不做聲,等姑姑發完脾氣,像沒事人一樣,遞上笑臉勸上幾句,看姑姑沒事了,才出去辦事。“有啥辦法,親姊妹,血濃于水,不朝我發脾氣又朝誰發呢”。

父親對于我們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尤其是我這個“纏人的老幺”,那真真的是“掌上明珠”。在我的記憶里父親對我們姊妹幾個總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即使是氣的忍無可忍,也是手掌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從沒有真正打在身上過。記得有一次也是僅有的一次,我因為學校離家遠,不愿意去上學了,在家鬧。父親脫下鞋,高高舉起在我身上拍了幾下,我哭得驚天動地。鄰居四奶奶對我說:“你爸爸又沒打重你,別哭了,讓你上學還不是為你好。”因為父母的堅持,我和哥哥才先后從師范院校畢業,端上當時人人都羨慕的鐵飯碗。比起同齡人的面朝黃土、背朝青天,我的生活不知要幸福多少倍……。這得感謝為了讓我們讀書,砸鍋賣鐵都愿意的父親!

君子如玉,是孩子們的楷模和引路人。父親當如是。

遠親不如近鄰  積善之家必有余

父親是個愛管閑事的人。每每村里有打架吵嘴的,別人大多圍在一起起哄、看熱鬧。父親總是奮勇上前,勸勸這個、勸勸哪個。告訴大家要以和為貴。一次,兄弟兩個,為家庭瑣事大打出手,還動了“家伙”。圍觀的人都躲的遠遠地,唯恐傷到自己。父親不顧自己的安危,站在兩兄弟之間,大聲斥責:“你們像什么話,‘打碎骨頭連著筋’,一家人捅傷了誰,都不好過。”經過父親和鄰居的勸阻,兄弟倆才熄了火,一場骨肉相殘的慘劇才沒燃起。事后母親后怕的說“如果刀子戳到你身上,傷了你怎么辦”?父親說“那我也不能看著一家人拼命啊!”

父親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看咱們這一大家子(二叔、三叔、和遠在豐縣工作的大叔)團結的多和睦。在我們村都羨慕咱們團結的好。雖然我不迷信因果報應,但心中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鬼不驚。因了父親的教誨,我們兄妹五人無論在工作中和同事相處,還是在生活中和鄰居來往,都是抱著“和諧友善”的原則,與人相處。不爭強好勝、不仗勢欺人。孩子們在我們的言傳身教下也都知書達理、謙讓有加。

父親是識字不多的農民,說不出多么深奧的道理,但他的一言一行潛移默化中給了我們榜樣的力量。“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父親是一位農民,是千千萬萬農民中的一員。他們的質樸、良善、豁達、通透,隨著歷史長河的沁潤,越發的散發出美玉的光華。

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父親確如是,我愛父親!

又是一年父親節,十四年的陰陽相隔,父親您在那邊還好嗎?

自父親離世的十四年里,我心里始終有一個心結縈繞于懷,那就是給父親寫篇文章,可是數次提筆,都是淚如泉涌,不能成行。……

昨晚,我又做夢了。我夢見回家的水泥小路還是那樣蜿蜒、悠長;門前的打谷場讓勤勞的父親整理的還是那樣平坦、光亮。打麥壓場的石磙還在,高高的裝氨水的水泥倉還在,幾棵挺拔俊朗的白楊還在,樹蔭下父親和鄰居品茶對弈,跳馬、過河、吃卒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和藹慈祥的父親面容上滿是笑意:“閨女你回來了……”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紙短情長,再多的筆墨也無法描繪我對父親的愛,愿您老天堂安好!良善如初!

  

——寫于20186月的父親節,父親離世的第14年。

 

后記:文章剛剛輟筆,窗外雨聲瀟瀟,父親這是您老捎來的音信嗎?我又開始想您了!“……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沒有天哪有地,沒有地哪有家,沒有家哪有你,沒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養育我,給我溫暖的生活……

淚如雨般滑落!

 



作者簡介:

楊學芹,大學本科,注冊價格鑒證師,現任金鄉縣物價局價格認證中心副主任,民盟濟寧市金鄉支部副主委,金鄉縣第九、十、十一屆政協委員。

 作者其他文章:

·         楊學芹:初夏即興抒懷

·         楊學芹:春望

·         楊學芹:又見炊煙升起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分分彩玩法 北京时时正规平台 108娱乐app 太原那有老时时 快三三同号稳赚技巧 中国山东时时 稳赚包6肖3期必开一期 秒速时时是哪个国家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时时彩三星缩水软件安卓 山东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