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玩法|分分彩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山東民盟賢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山東民盟賢達

 

鞠躬盡瘁 科學救國 

——記朱樹屏先生 

 

朱樹屏(1907—1976),號叔平,字錦亭,山東昌邑人。世界著名海洋生態學家,水產學家,教育家,世界浮游植物實驗生態學領域的先驅。中國海洋生態學、水產學及湖沼學研究的先驅和奠基者,培育了新中國第一代水產科技人才。朱樹屏先生先后任政協全國第三、四屆委員會委員,政協青島市第二、三、四屆委員會副主席,民盟山東省委第一屆委員,民盟青島市委第三、四屆副主委。 

科學救國 

朱樹屏1928年畢業于濟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附設數理專科。1934年畢業于中央大學生物系,獲理科學士學位。1934~1938年任中央研究院動植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36年出版了《原生動物實驗法》(自然科學社)。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朱樹屏隨中央研究院遷到廣西陽朔。1938年9月,他考取了庚款留學。國難當頭,對于是否赴英留學,他躊躇不決。然為戰后建設計,他決意出國深造。離開香港時,朱樹屏站在船上看祖國大陸漸漸遠離,潸然淚下。事后,他憤憤地寫道:“食犬吐之食,勿忘其臭。忍辱負重,以庚款錐刺骨,效勾踐,學韓信,許身報國,共肩建國大業時,再聚首聯歡。”從此,“科學救國”的夢想在他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 

朱樹屏先生1938~1941年留學于英國倫敦大學、劍橋大學,并獲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留學期間,他廢寢忘食地工作和學習,修完了動物、植物兩系的課程,又修了生物化學系課程,業余和假日全部投入實驗研究工作,成績卓著。1942~1945年,任英國普利茅斯海洋研究所研究員、英國淡水生物研究所研究員等職期間,研究成功了17種藻類培養液的配方,即以他的姓命名的“朱氏培養液”,其中“朱氏10號”是至今世界上仍廣泛使用的標準經典配方。 

抗戰勝利后,云南大學聘請朱樹屏回國任教,日夜思念祖國、立志報效祖國的他迫不及待地取道美國,踏上了歸國之路,但由于搞不到回國的船位,未能成行。1946年1月,他暫時到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洋研究所——美國著名的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被聘為高級研究員,仍然從事浮游生物的研究。短短一年中,發表了《朱氏人工海水》等極有影響和價值的研究成果,為該所創建了世界一流的藻類實驗室。該所對于享有盛譽的朱樹屏先生苦苦相留,并提出了優厚的條件。然而,一顆游子的拳拳之心是赤誠的,他謝絕了該所的一再挽留。從美國歸國前,他只留下路費,其余全部用于購置野外調查、室內研究所需的工具。 

1946年12月,朱樹屏毅然回到戰亂的祖國。后來,有人約朱樹屏一起返回美國工作,但他說:“祖國生活困窘、科學落后,正是需要我們的時候。”一顆赤子的科學報國之心何其真誠! 

鞠躬盡瘁 

1947年,國立山東大學童第周教授受校長趙太侔之托,函請朱樹屏到青島創建和主持水產系工作,任教授兼系主任,借聘期為一年。當時,該系剛剛成立一年,基礎十分薄弱,朱樹屏同年7月到職后,將從英國帶回的有關海洋、水產科研教學方面的書籍、資料及一些實驗設備贈送給了水產系。同時,朱樹屏制定發展規劃,在水產系成立專業組,爭取到實習調查船,聘請到戴立生、王以康、王貽觀等多位教授到水產系任教,使當時全國惟一的四年制本科水產系初具規模,并成為國立山東大學重要學系之一,并培育出了中國首批大學本科水產專業人才。 

1948年9月,在國立山東大學的借聘期滿,朱樹屏被調返上海動植物研究所,不久帶隊出海到舟山漁場進行海洋調查。離開青島時,國立山東大學水產系全體同學到碼頭揮淚送別。1949年1月,國立山東大學水產系一、二、三年級全體同學又長函敦請朱樹屏教授返青執教,函文情真意切:“……只要有老師來做我們的領導中心,我們的力量定會團結起來……創建水產系的巨任,除了老師具有這種勇敢果決、忍辱負重的精神能擔負,別人再也擔負不起。……我們以平靜的心情等待再一次在碼頭上歡迎我們衷心崇敬的老師……”朱樹屏捧讀再三,不禁潸然淚下,但終因舟山海洋調查的重任在身,未能如愿返校。 

1951年1月,朱樹屏調回青島,到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海洋生物研究室工作(青島);同年3月,調農業部水產實驗所(今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任所長,兼任中國科學院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員,同時被國立山東大學聘為水產系教授,繼續講授湖沼學、浮游生物學和水化學等專業課程,使中斷了三年的這幾門重要課程得以恢復。他到任后,對科研規劃、研究任務、機構設置、人員配置、設施建設等均具體操持,組織領導,不遺余力,使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很快全面展開,使該所成為中國水產界成果最多、世界知名的骨干科研單位。在他的直接培養指導下成長起來的科研人員晉升為高級職稱的約有四五十人,其中不少人成了學科帶頭人。 

在青島,他曾在膠州灣設站,逐月調查浮游植物生長所需要營養鹽類的組成特點和變化規律,并首次提出:根據長期連續的調查結果,預報海產生物資源及養殖業的豐歉,進行“種海”,合理開發利用海洋的戰略思想。 

在青島,他與童第周教授共同組織領導了中國首次海洋漁場調查,并從理論上總結解釋了調查結果,在論文中揭示了該產卵場屬性同地理位置和地形的關系,黃海暖流同魚群洄游和行動的關系,水溫、餌料生物同魚群分布的關系,漁期同魚性腺發育的關系等規律。調查成果當年即用于指導漁業生產,并獲得中國科學院獎勵。 

通過長期的縝密調查研究,朱樹屏在20世紀60年代前期,不顧非議與壓力,針對黃、渤海漁業資源狀況提出“資源衰退,應予保護”的觀點,并在許多場合積極闡明,但一直未能被采納,直到1978年以后,“資源衰退”的事實和論點才被公認。這不僅說明了朱樹屏作為科學家的遠見卓識,也顯示了他堅持真理的科學態度,深受后人的緬懷與崇敬。 

攻克難關 

1951年海帶南移青島后,在中港試養成功,但在附近許多海區生產的海帶,達不到商品規格。朱樹屏和黃海水產研究所的科研人員,通過調查與對比,驗證了氮肥促進海帶生長的作用,終于確立了今天以大面積潑灑施肥法為主的海帶瘠區施肥養殖方法。從而在北方廣大貧瘠海區養出商品海帶,其成果獲山東省科學大會獎。 

1956年,在朱樹屏等領導下進行的海帶南移浙江試驗成功后,海帶養殖迅速發展。1957年,全國南部沿海海帶養殖試驗點有118處之多;其后,江、浙、閩、粵大面積生產試驗均獲成功。為解決生產所需大量人工幼苗,1957年6月水產部將這個關鍵課題交給朱樹屏。為趕季節,沒有試驗條件,他就因陋就簡,帶領科技人員在臨時趕建的玻璃房和山洞里,全力投入試驗。1958年2月完成試驗和理論探討,7月利用自然光源、流水控溫的自然光育苗室培育夏苗生產,當年育出大量健康海帶幼苗,移入海面養殖。經過幾年攻關,在朱樹屏等領導下,黃海水產研究所、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山東省水產養殖研究所等單位共同完成了此項研究開發的一整套全新的海帶育苗方法,經水產部門在生產上推廣以后,成為培育海帶幼苗的唯一生產形式,解決了海帶養殖大發展急需的苗種問題。海帶自然光育苗技術在世界領先,是中國海水養殖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科研成果。 

1964年,朱樹屏作為國家科委水產組副組長、“紫菜殲滅戰”組長,組織領導14個單位的科研人員在福建沿海現場開展了壇紫菜人工育苗與養殖的攻關實驗研究,該研究于1968年完成。1965年,紫菜分別在青島、大連試養成功,實現了紫菜的北移。到20世紀80年代末,我國紫菜全人工育苗能力達到7360萬殼,可滿足10余萬畝養殖所需。紫菜養殖也由20世紀70年代初的養殖面積不到1萬畝、年產量1000多噸,發展到養殖面積近10萬畝、年產量超過1萬噸,增長10倍以上。正是朱樹屏領導的紫菜養殖攻關鋪設了紫菜養殖業大發展的坦途,建立了中國的紫菜養殖業。這是朱樹屏科學研究生涯的最后一項重要成果。由朱樹屏領導完成的《海帶施肥養殖》、《海帶自然光育苗》、《壇紫菜人工育苗與養殖的研究》三項成果,均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 

在紫菜研究取得了重要成果以后,朱樹屏又提出了紫菜“自由絲狀體”的研究方案,這是紫菜研究中有決定意義的四個課題中的最后一個,當時在國際上還是空白。他制定了一個一年內完成試驗的方案,并信心百倍地投入了工作。正在此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工作的權力被剝奪,他受到批斗、摧殘,很快身染重病,住進了醫院。當他在病床上得知日本關于紫菜“自由絲狀體”的研究已獲成功的消息,感到無比痛惜。“我們中國人至少可以早他們三年奪得這個桂冠的啊!”這是朱樹屏在科研旅程上一個深深的遺憾。 

死而后已 

朱樹屏身負重任,兼職較多,但毫不居位自尊,始終堅持與科研人員、學生同甘共苦,奮斗在科研第一線。他的辦公室也是起居室,為了工作,經常在此過夜。他倡導因陋就簡搞科研,親自教科研人員研制儀器設備。他學習、工作惜時如金,常說:“我的時間不是以日、月而是以分、秒來計算的。”他很少休星期天和節假日,常因工作忙隨便買個燒餅在辦公室干嚼,辦公室備有一張行軍床,有時就在辦公室或實驗室過夜。除深夜回家休息,很少在家停留,三個子女的撫養教育和家務操勞都落到夫人王致平身上。在外出途中的汽車上或火車上也不閑著,不是看就是寫。他生活簡樸,一直是布衣布鞋,有時穿補丁衣服,滿足于粗茶淡飯。他常說:“對工作要高標準,對生活要低水平。”有人說:“朱所長真不像在國外多年、世界知名的博士、學者。”所里備有吉普車,他是一所之長,但外出辦公常騎自行車,很少坐車。“文化大革命”中,他堅持真理,剛正不阿。1967年,北京的“外調”人員提審他,交給他一份“調查提綱”,逼迫他寫誣陷周恩來總理的材料,他嚴詞拒絕了。后來,朱樹屏因受摧殘而罹病,1972年他第一次病危,周總理獲悉后直接指示中共青島市委:“聽說朱樹屏同志病了,請認真治療。”1975年5月,他第二次病重時,轉上海中山醫院就醫,在手術時,為了保護大腦,以便出院后繼續工作,甘愿忍受劇痛而不打止痛針。醫生、護士們被他這種熱愛工作,毫不顧惜個人的犧牲精神感動得落下淚來,以至把他的事跡編印成材料對醫學院的學生進行教育。 

他逝世前對家人說:“我還有許多工作要去做,也許我不能繼續為人民工作了,這是我終生最大的遺憾……”“我踏遍了祖國的沿海和重要湖泊,請把我的骨灰撒到我到過的沿海和湖泊!”1976年7月2日,朱樹屏在上海中山醫院與世長辭。 

1978年,中央對朱樹屏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冤案作出了徹底平反的決定。 

朱樹屏將畢生精力全部獻給自己熱愛的科學事業、教育事業,以堅毅頑強的意志贏得了學術和事業上的光輝成就。1995年,青島市人民政府決定在百花苑為20位曾在青島工作、生活并做出突出貢獻的文化名人塑像,以此表達對他們的深切緬懷。朱樹屏塑像就是首批入園的20尊文化名人塑像之一。 

2007年4月1日朱樹屏百年誕辰紀念大會在農業部黃海水產研究所舉行,并舉行了朱樹屏銅像揭幕儀式,同時《朱樹屏文集》發行。同年11月《朱樹屏傳》、《朱樹屏信札》、《朱樹屏日記》相繼發行。 

(撰稿人:趙寧寧)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分分彩玩法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技巧 赌大小从20的稳赢方案 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 l67传奇国际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重庆时时龙综合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 四川时时平台哪个好 3d两期无重复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