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玩法|分分彩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山東民盟賢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山東民盟賢達

 

著名海洋漁業捕撈學家馬紹先教授 

 

馬紹先教授(1926—2007),山東安丘人,是我國著名的海洋漁業捕撈學家,曾任民盟中央委員、民盟山東省委副主委、民盟青島市委副主委。 

馬紹先先生自幼天資聰慧,勤奮好學,刻苦讀書。在安丘只讀了一年高中就離開家鄉來到青島,在青島鐵路中學又讀了不到半年的高中課程,憑借自己的過人自學能力和成倍的付出,于1946年以同等學力提前考入山東大學農學院水產系。 

 

在進入山東大學后不久的1947年6月2日,山東大學的學生集合起來,走上街頭,進行反饑餓、反內戰游行示威,遭到國民黨當局的鎮壓,二百多名學生被打被抓。這件事對剛進入大學的馬紹先觸動很大,使他進一步看清了國民黨的反動本質。在山東大學學習期間,他有一個高年級同鄉同學叫鐘劍秉(后來改名丁華,解放后任國家機關黨委宣傳部部長),是山東大學學生自治會交際股的股長,對馬紹先政治上的影響特別大。丁華對馬紹先也十分關心,像兄長一樣呵護著他。丁華因在學生運動中表現突出,在反饑餓反內戰運動中被學校開除了學籍,他是當時山東大學被開除的六個學生之一。被開除后他就去了河北正定解放區,跟隨成仿吾做秘書工作。他走的時候,因沒有農村的衣服穿,怕在路上不安全,馬紹先先生就把自己從農村來時帶的唯一一件大褂子,送給了他。丁華走時一再叮囑馬紹先先生,你現在就是要念好書,不要上壞人的當,做一個正直的知識分子。到了解放區后,他還經常寄信給馬紹先先生,介紹解放區的情況,宣傳進步思想,鼓勵馬紹先參加革命。這一切都對馬紹先先生后來一直積極向共產黨靠攏,以民主黨派的身份一心一意為黨工作起了重要作用。 

1949年1月,由于在水產系兼職的部分教師隨國民黨政府駐青機構南撤,導致水產系的多門課程無法開出,學校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決定援例去外地借讀。4月1日,包括馬紹先在內的80余人,乘中興輪由青島啟程去上海,并于當月18日在復旦大學生物系正式注冊上課,日后又回到山東大學復課,直到畢業。就在1949年6月2日青島解放的前夕,一些大學的同學勸馬紹先隨國民黨到臺灣去,他都一直沒有同意。直到6月1日下午還有人來動員他。為了躲避動員,馬紹先只好離開學校,躲到老鄉家里。他那時已經打定主意,絕不隨國民黨政府去臺灣。馬紹先作為一個農村來的學生,能在進步與反動勢力激烈爭奪的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與丁華同志長期以來對他在政治上的幫助和影響是分不開的。 

 

1951年馬紹先先生山東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一直從事海洋捕撈學漁具理論與設計的教學與科研工作。四十余年來,他嘔心瀝血,教書育人,為研究生、本科生、外國留學生、進修教師及工程師,開設漁具力學,捕撈學、高級捕撈學、漁具理論與設計、流體力學、漁業專題等課程,擔任教研室主任多年,組建培養了一支海洋捕撈專業師資隊伍,指導教師完成了多篇海洋捕撈學論文,在全國海洋捕撈學界產生了一定影響。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組織領導了山東海洋漁具調查及其調查報告的編寫工作,為山東海洋漁具的探索、鑒定和規范化發展做了大量堅實的基礎研究工作。為了給國家培養優秀的捕撈專業人才,馬紹先先生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學和科研中去。由于過度勞累,加上嚴重營養不良,他在給學生上課時昏倒在講臺上,直到被學生送往醫院,后被學校送到療養院療養了一年多才恢復健康。由于教學上的突出成果,馬紹先的教學科研活動曾被拍成紀錄片播映,并被撰寫成文章刊登在《光明日報》上,還被改編成電影劇本《東海明珠》,由著名電影演員秦怡擔任主角。為塑造好角色,秦怡來到水產系一直跟著馬紹先上課、參加科研活動,體驗生活一個多月,后因文革而擱淺。恢復高考后,馬紹先負責建立了全國第一個捕撈專業碩士點,并先后指導了兩屆碩士研究生,并送走了海洋大學第一批捕撈專業的出國留學生。 

馬紹先先生是國內著名的海洋捕撈專業漁具理論與設計專家。在水產學領域,他是治學嚴謹,學以致用,勇于創新,碩果累累的專家。山東半島沿海的拖網網具由他設計的至少有20余種。上世紀70年代初,他隨水產系遷到煙臺,與煙臺水產學校合并。在煙臺水產學校恢復了他的教師職務,受邀下鄉作技術指導時,曾經在山東榮成的一個漁村替漁民設計了一張網,原來當地漁民使用的網工作三天才能捕獲一船魚,而用了馬紹先先生設計的網后,不到兩天,捕獲的魚就裝不下了,產量得到成倍提高,后來被漁民譽為“寶網”。消息傳開后,煙臺水產學校不斷收到漁村的來信、來電,邀請馬紹先先生前去做技術指導。在那以后的幾年里,馬紹先幾乎走遍了煙臺地區的所有漁村,成了漁民熟悉和尊敬的“扎網師傅”。水產學校收到的表揚馬紹先先生的感謝信就塞滿了一書柜。 

1978年恢復高考后,馬紹先先生隨水產系由煙臺水產學校遷回了中國海洋大學(原山東海洋學院)。在去山東臨朐縣看望他下鄉的兒子時,偶然發現臨朐的老龍灣地下泉水的流量很大,且一年四季流量穩定,水質清澈。出于一個科學家的直覺和對事業的熱愛,他馬上對老龍灣出水口的流量做了簡易的實地測量,并向當地老百姓了解了老龍灣水源的歷史。最后得出了可以利用這一天然水力資源進行網具的模型試驗的結論。回到學校后,立即向上級科研主管部門申請科研經費,并著手老龍灣天然動力水槽科研項目的設計規劃。在馬紹先的積極爭取下,項目經費很快就批下來了,他又立即開始了水槽的籌建工作。他多次出差親自與當地政府和村民洽談試驗基地的選址,協調征地、水源使用權等具體事宜,保證了水槽的順利建成。水槽建成后馬紹先先生立即主持了國內尚無先例的天然流水動力水槽的網具模型試驗,并取得圓滿成功。該水槽也為國內其他網具設計單位和海洋捕撈專業學生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科研、實習基地。對當時我國網具的設計和改進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在對老龍灣水源進行實地考察時,馬紹先先生還發現老龍灣的水溫常年保持在攝氏16-18度。雖然他的專業不是養殖,但職業的敏感和雄厚的水產學基礎,使他馬上聯想到,這里水資源的條件,可能為虹鱒魚的養殖提供理想的場所。在進行老龍灣天然動力水槽設計論證的同時,他又向養殖專業的同事建議對老龍灣的水資源進行虹鱒養殖可行性的考察,并最終實現了老龍灣天然動力試驗水槽和虹鱒魚養殖、育種試驗基地的建成。并將成果成功地推廣到水源地附近的村民,為當地虹鱒魚養殖業的開創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現在虹鱒養殖已經成為當地得天獨厚的產業。 

在“文化大革命”中,馬老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當然也無例外的遭遇過挫折和不公正待遇,前后達數年之久。在煙臺水產學校的前幾年,更是一直在校辦工廠的打鐵車間燒烘爐,成了熟練的打鐵師傅。這期間被停止了教學、科研以及一切社會活動。文革前,馬紹先先生與另外兩個同事一起利用三年多的晚上和星期天時間,完成了對蘇聯功勛教授巴拉諾夫的經典著作《漁具理論和計算》的翻譯手稿,共55萬字,出版社也已經排版印出了清樣,后因“文化大革命”而停止印刷。手稿后來被紅衛兵抄家時拿走,然后扔到辦公室的一個角落里,當作廢紙生爐子用了。盡管如此,馬紹先仍始終相信中國共產黨,相信毛主席不會允許長期放棄國家建設,剝奪知識分子的工作權力的。文革后當出版社來信詢問手稿下落,打算重新出版時,他只好無奈的回復手稿已丟失,已經無法找回。撥亂反正后,隨著黨的各項政策的落實,各級被打倒的干部也陸續解放和恢復工作,知識分子也恢復了教學和科研工作。馬紹先又重新回到了教學和科研的第一線,校黨委給他安排了比“文革”前更加繁重的工作。在教學方面設置了全國第一個捕撈專業碩士生培養點,出國博士研究生預備培養點,恢復了他的教研室主任職務。馬紹先先生為了彌補十年動亂給教學科研造成的損失,工作加倍努力,不辭勞苦,嘔心瀝血,從未把自己的高血脂、高血壓放在心上,直到在去外地講學時,因勞累過度,導致腦血栓發作,回到青島后就住進了醫院。偏癱的身體基本恢復后,他又回到工作崗位上,繼續為祖國的教育科研事業拼搏,有一分光,發一份熱,直到退休。在退休前的幾年里,他多次榮獲水產界的科研成果、科研論文獎勵。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和國家一級保健醫療待遇。1995年被中國水產科學院黃海水產研究所聘請為客座研究員。 

 

馬紹先先生于1956年4月加入民盟,1957年開始擔任基層委員。1958年以來先后擔任過民盟青島市候補委員、副秘書長、副主委,1958年11月,他參加了民盟全國第三次代表大會,從民盟的三大開始,以后幾乎每年都參加。由民盟候補中央委員到中央委員,是六、七、八屆正式中央委員,前后三屆15年;還擔任了一屆民盟山東省委副主委、省政協委員、青島市政協第八屆委員會常務委員。在北京開會期間,多次受到周總理和陳毅副總理的接見。他深切地體會到,中國的民主黨派要取得進步和發展,離不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在民主革命時期,就是依靠共產黨的領導指路,才走上了正確的道路;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各民主黨派得到迅速發展壯大,也是靠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幫助。 

馬紹先先生從他的一生經歷中,逐步認識到只有共產黨,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的道理,并在長期的多黨合作中與中共的領導干部交往密切,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并保持始終。如在劉鎮同志任中共青島市委副書記分管統戰工作期間,由于經常出席統戰工作會議,和馬老接觸甚多,從相識到相知,最后成為摯友。馬紹先認為劉鎮同志是一個很有思想的人,他的政治思想水平很高,作風民主,平等待人,尊重黨外人士,善于傾聽不同意見,真正把民主黨派當作榮辱與共、肝膽相照的摯友。聽他講統一戰線工作,可以眼界開闊,使停留在理論上的零散的知識自然結合在一起,讓人豁然開朗。 

在改革開放初期,一位打算回國定居的美籍華人找到馬紹先,表示要與我市合資成立西北太平洋漁業公司,購買一艘遠洋捕撈加工船,讓中國的工人和技術人員到阿拉斯加海域進行遠洋捕撈生產。當時中國的漁業公司都是在近海捕撈,到阿拉斯加捕魚還從未有過先例。中外合資在中國還是新生事物。對此項目馬紹先先生一直拿不定主意。劉鎮同志知道這件事后,認為可以讓馬紹先先生積極促成這一項目,為本市的經濟發展開辟一個新的領域,并且答應:“我請組織給你派一個靠得住的好政委,管人事權,青島開發出去的項目一定要在青島扎根。”在馬紹先與有關方面多次洽談后,終于組成了由馬紹先、青島海洋漁業公司總經理和技術人員組成的商業考察團,對阿拉斯加海域的漁場資源、銷售市場、漁業政策及合作伙伴進行了廣泛細致地考察。考察回來以后,又主筆寫出了商業考察及合資可行性報告,上報上級有關部門。該項目后來雖因種種原因而擱淺,但劉鎮同志在這件事上的大力支持給馬紹先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說到劉鎮書記對他的關心和支持,馬紹先先生很動情地說,在我身體不好住院期間,劉鎮同志經常來看我,有時促膝長談,在政治上、生活上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關心。在劉鎮因工作需要調回北京時,還專門來向我道別,并將一套筆墨紙硯和兩本畫冊送給我,留作紀念。劉鎮書記回京后還一直與馬紹先先生保持書信、電話往來。馬紹先認為,他的一生,見證了民主黨派和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榮辱與共的摯友關系,他將一生作為中共的摯友,與黨同心同德,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貢獻全部力量。他的一生也是這樣做的。 

 

馬紹先先生的一生,除了在教學工作上成績卓著,言傳身教,深受學生的尊敬。在科研工作中也取得了突出的成果,他先后參加并領導了老龍灣天然網模實驗室的建設和虹鱒魚的引進養殖工作,建成了網模實驗站和虹鱒育種養殖基地;參與并領導了“全國海洋漁具調查和區劃的研究”、“山東省海洋漁具調查與區劃的研究”、“拖網上網理論的研究”、“美國西北太平洋底漁場的調查研究”等課題,獲得山東省科技進步獎多項。他還是中國大百科全書農業卷水產篇的編委并執筆撰寫了“漁具”“漁具模型試驗”條目。馬紹先先生從事教學科研工作40余年,為國家培養了大批專業技術人才。1982年參與組織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海洋漁業碩士點,編撰著作多部,其中《海洋捕撈技術》、《中國海洋漁具圖集》,獲農牧漁業部1986年科技二等獎。為山東漁業設計了20余種高效拖網,其中為煙臺設計的大型拖網增產373%,為濰坊市組織引進了虹鱒養殖技術。發現并開發了臨朐天然流水網模實驗基地,奠定和推動了拖網理論的研究。馬紹先先生畢生熱愛社會主義祖國,忠誠黨的教育事業,為青島市的統戰工作做出了突出貢獻。他為人正直,待人誠懇,工作兢兢業業,為國家,為民盟,為學校,為學生奉獻了自己的全部愛,培養了一批優秀的人才,可謂桃李滿天下。他將永遠值得人們愛戴和敬仰。 

(撰稿人:劉立范)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分分彩玩法 红马计划手机软件下载 时时彩投注平台 龙城国际娱城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 福彩3d和直尾走势图 秒速时时开奖记录 加拿大28预测软件官方网下载 二人斗地主抓多少牌 一分快3大小单双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