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玩法|分分彩开奖记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八方才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八方才俊

醫者仁心行千里  百日援青一生情

——民盟威海市醫療衛生支部委員、威海市立醫院肝膽外科醫生喬建文援青事跡



201710月到12月,民盟威海市醫療衛生支部委員、威海市立醫院肝膽外科的副主任醫師喬建文作為山東對口支援青海的醫療專家,趕赴青海省海北州門源縣開展援青工作。在三個月近百天的對口醫療支援工作中,他抱著“醫者仁心、不辱使命”的信念,全身心投入到治病救人和傳授醫術的工作中,以精湛的醫術、忘我的精神和優異的成績為山東醫療專家組贏得了尊重,為民盟贏得了榮譽。

不忘初心  不辱使命

“援青”這個詞對喬建文來說并不陌生。近年來,威海各行各業參與援助青海工作的人很多,醫療界同行也不少。但當援青任務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也好好惦量了一番:三個月,雖然時間不長,但上有老下有小的,也不是件簡單事。短暫的思考之后,他還是下定了決心,到艱苦的地方去,到黨和國家需要的地方去,為貧困地區的同胞做點事,實現一個醫生應有的價值。

20171023日,喬建文隨威海市的援青醫療隊伍向青海出發。在西寧,喬建文在山東援青隊伍中他遇到了好幾個熟人,有初中同學、高中同學,還有多年好友。在山東都難以聚面的他們竟然會聚在了青海,而且他們都是來自各行各業的骨干,這讓喬建文既驚訝又興奮,援青的路上并不孤單,與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一定會在雪域高原上留下孔孟之鄉“仁者愛人、大愛無疆”的印記。

到達青海后,他與三名醫療專家一起被派往門源縣。在動員大會上,山東援青干部管理組的領導為援青的每個人獻上了一條哈達。披上潔白的哈達,一股濃烈的家國情懷油然而生,使得喬建文血脈賁張。多年從醫的初心一直是“治病救人”,他從未看輕過自己的職業,但也從未覺得自己有多偉大。但在披上哈達的那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不只是個醫生,而是個使者,肩負著黨和國家的使命,為了民族團結、人民幸福而來。他治的是百姓的病,送去的是黨和國家對老少邊窮地區的關心和溫暖。強烈的責任心和使命感,讓他一夜未眠,制定了詳細的工作計劃。到達門源縣中醫院的第一天,他一口氣做了三臺膽囊切除手術,積攢了多日的激情得以釋放。

治病救人  傳業解惑


喬建文給自己定的主要職責有兩項,一是為病人治病,二是為本地醫生傳授醫療知識。在病人面前,他是醫生;在同行面前,他是老師。

在電視劇《急診科醫生》中有這樣一個橋段——一位兒童的脾破裂,急診科的醫生們圍繞“切除”和“保守治療”發生爭執。類似的事在喬建文援青期間就發生過。

一位14歲的男孩在跟伙伴們打鬧時致使脾挫裂傷。男孩到門源縣中醫院就醫,當地醫生們的第一反應就是給他實施脾切除術,對于醫生來說,這確實是一個最為安全、穩妥的治療方式。脾是人體內重要的淋巴器官,對于成年人而言,切除它對日常生活及壽命影響不大,但對于青少年而言,一旦切除脾,就使得他少了一個重要的免疫器官,容易在日后出現暴發性感染。喬建文極力勸阻同事,讓男孩接受保守治療。但由于保守治療存在很大風險,當地醫生又建議男孩的父母把男孩轉到上級醫院救治。為了打消同行的顧慮,喬建文主動承攬了責任,親自負責看護。最終,在喬建文的日夜守護下,男孩順利康復,成功保住了脾。

在工作中,喬建文發現,醫療方面的對口支援不僅要在“硬件”方面給予支持,更需在“軟件”上提升,不只是要傳授一些先進的醫療技術,還需提高或轉變他們的一些醫術觀念,甚至在各項管理制度、醫療質量體系等很多方面,都需要傳授給他們新的理念。

門源縣甚至整個海北州的膽囊結石的發病率明顯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喬建文這位肝膽外科方面的專家一到,患者隨即蜂擁而至,一天開展多臺手術是常有的事。在威海,有熟悉的同事互相支持,有先進的醫療設備予以保障。而在門源,受醫療設備、醫療條件所限,喬建文不僅要獨挑大梁實施手術,還要把手術室作為課堂,讓當地醫務人員學習新技術和規范的操作流程,工作量很大,遠比在威海市立醫院勞累。

一位72歲的老人在門源縣中醫院接受了腹腔鏡膽囊切除術,回家半月后,出現眼球變黃和皮膚變黃的癥狀。家屬懷疑是手術出了問題,找到醫院來理論。由于醫療條件有限,就連門源縣中醫院的領導都懷疑是自己的手術出了問題。初來乍到的喬建文出面了,他仔細看了患者的磁共振檢查圖片,斷定老人是患有肝門部膽管癌。事后,經對老人進行復診,證實了喬建文的診斷,避免了一場醫患糾紛。

在三個月的時間,喬建文除了完成50多臺手術,每天都要帶同事教學查房,發現不足之處,現場直接辦“小講座”,通過經典病例的分析以點帶面講授新理念、規范診療行為。他還在業余時間組織醫務人員開展大講座,進行學術方面的授課,嚴謹敬業的精神受到當地同行的贊譽。

戰勝困難  載譽而歸


喬建文(左二)獲戴金色哈達

喬建文所在的科室連他在內共9個人,有漢族、藏族、回族、蒙古族、土族。喬建文開心地說:“我們每天在一起工作,就是民族大團結。”

門源縣總面積6896平方公里,人口約16萬人,是典型的地廣人稀地區,普遍存在就醫不便的問題。每年冬季,正是牧民回定居點居住的時間,這三個月里,喬建文帶領著下鄉義診隊先后四次走進牧區、深入鄉村,為牧民治病,宣講健康生活方式。雖然語言不通,但在同事們的翻譯下,當地百姓對他這個講“外語”的外地醫生佩服有加。

除了繁重的醫療教學工作,高原反應帶來的身體不適,也令他倍感疲乏。出發之前,喬建文就做好了應對高原反應的心理準備,但實際情況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期。從海拔幾乎為零、空氣濕潤的威海,短短兩天后就抵達海拔3000多米、空氣干燥的門源縣,喬建文很快就體會到了青藏高原的厲害。晚上頭疼欲裂,難以入睡,嘴唇干裂掉皮,紫外線曬的臉紅腫癢痛,缺氧帶來的反應更是常常讓他頻頻出現氣短、吸不上來氣的情況。手術間隙,其他醫生往往要給喬建文戴上面罩吸氧,以減輕他的不適。有一次,趁兩臺手術之間的空隙,喬建文用儀器檢測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發現血氧飽和度只有90%(正常人一般96%-100%,),心率達到了100/分,“血氧飽和度低而且心率快,只說明一個問題——缺氧。”

淳樸的門源人給了喬建文深刻的印象,他們柔和的眼神中充滿對醫生敬意和信任。

有一次,喬建文在一個地攤上買了頂帽子,花了15元。當他轉身離開時,攤販突然又叫住了他,問他“你是山東人嗎?”喬建文回答:“我是山東威海的,來這兒工作幾個月。”攤販立即熱情起來,慌忙不迭地要退給喬建文三元錢,在這位攤販濃重的方言中,喬建文還是聽得出很多感謝的話。

三個月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在門源的點點滴滴深深刻在喬建文的腦海里,少數民族同胞的情誼讓他久久不能釋懷。從青海回來,喬建文帶回兩條哈達,一條是白色的,一條金黃色的。白的是剛到門源時給他戴的,金黃色的是離開時門源縣中醫院的院長馬天龍給他戴的。當時馬院長一席話讓他熱淚盈眶:“在當地,黃色哈達是用來到廟宇里獻給佛的。你們這一行人到門源來,就是像佛一樣救人。”

回到威海后,喬建文依然惦念著門源縣的很多事、很多人,他還想在什么時候再回青海看一看,希望那里的人們健康有保障,生活更幸福。

(周廣德  姜茂林)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分分彩玩法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上海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领航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北京pk10计划官网 时时彩稳赚20的技巧 广东11选五任二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龙综合走势图 欢乐二人雀神手机版下载 宝贝全计划下不了 网上游戏娱乐